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 > 绍兴动态 > 热点专题 > 最新专题 > 中国兰亭书法节 > 新闻动态
 
视力保护色:
吴昌硕曾孙吴超、吴越来绍兴举办书画展,他们表示——
绍兴画家对“海派”作出了重要贡献
“清末海派四大家”中有两位绍兴人——任伯年和赵之谦,吴昌硕与他们亦师亦友

信息来源:中国绍兴政府门户网站 日期:2016-04-11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4月8日,第三十二届兰亭书法节系列活动之一、“游目骋怀——海派书画金石家十人展”在绍兴鲁迅纪念馆开展,吴昌硕的曾孙吴超、吴越分别带来了4幅书法作品和3幅画作参展。

  在开幕式上,吴超、吴越表示,兰亭是每位书法人心目中的圣地,他们曾多次到过兰亭,但到绍兴举办书画展这是第一次。“我们是以朝圣的心情、学习的宗旨、汇报的方式、交流的目的来此办展。”

  在开幕式前,记者专访了吴氏兄弟,请他们谈谈习书画的故事和对海派绘画的看法。

  祖父希望兄弟俩能继承曾祖的衣钵

  吴昌硕是近代中国艺术一代宗师,以“诗、书、画、印”四绝而闻名于世。

  吴超、吴越,吴昌硕的曾孙。年过六旬的老哥俩目前都在上海从事着吴昌硕艺术研究工作。

  “曾祖生前酷爱梅,流连于杭州超山,留下‘十年不到香雪海,梅花忆我我忆梅’的名句,生前还托付百年后让子孙将自己葬在超山这片梅林之中。祖父吴东迈因此给我取名吴超,以此纪念曾祖。祖父还给我弟弟取名吴越,寄希望我们兄弟俩不仅要继承曾祖的事业,还要有所超越。”吴超说。

  吴超7岁那年,刚刚够得着桌面,祖父就手把手教他练字,从柳公权的正楷开始练起。

  “小时候贪玩,不肯练字,祖父要求我每天必须像模像样地写一张毛笔字。12岁那年,祖父去世了,父亲吴长邺继续指导我习毛笔。”

  吴越比兄长小6岁,小时候他是站在凳子上,看祖父作画,因此爱上画画。

  照理,生长在书画大家,吴超、吴越会沿着书画这条路一直走下去。可是,“文革”来了,一切都被打断了。吴家遭遇抄家的命运,吴昌硕收藏的字画古籍等被撕碎后卖给废品收购站,整整有300公斤。吴超、吴越亲眼目睹这一幕,悲从中来。此后,他俩不得不中断学业,成了工厂里的一名普通工人。

  1980年,吴超、吴越重拾书画,拜吴昌硕的衣钵传人王个簃先生为师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吴超留学日本,在日本举办吴昌硕、吴东迈、吴长邺、吴超四代作品展,回国后参与创建海上书画名家后裔联谊会,积极从事海内外文化交流活动。

  吴昌硕铭记任伯年点拨之恩

  “绍兴不仅是书法圣地,而且在绘画方面也人才辈出,晚清以来,绍兴籍画家对‘海上画派’作出了重要贡献,尤其是赵之谦和任伯年。”吴超认为。

  “海上画派”又称“海派”,一般指的是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初期,一群画家活跃于上海地区,并从事绘画创作的结果与风尚。吴昌硕、任伯年、赵之谦、虚谷被称为“清末海派四大家”。

  这四大家中的任伯年和赵之谦是绍兴人,他俩与吴昌硕亦师亦友。赵之谦在3人中年龄最长,任伯年次之,吴昌硕最小。

  “潘天寿曾经评价赵之谦:以金石书画之趣作花卉,宏肆古丽,开前海派之先河。由于赵之谦杰出的艺术成就,以上海为中心的艺术家们,特别是吴昌硕等新一代书画家深受赵之谦的影响,后逐渐形成了崭新的流派——海派绘画。”吴超说,小时候经常听到家里人谈论海派画家之事。

  任伯年比吴昌硕年长4岁。1883年,吴昌硕拜访慕名已久的海派书画翘楚任伯年,这是他俩的初次见面。此后俩人常来常往。

  吴昌硕曾经亲见任伯年作画,但见他“落笔如飞,神在个中”,令吴昌硕崇拜不已。

  任伯年对初学绘画的吴昌硕说:“子工书,不妨以篆籀写花,草书作干,变化贯通,不难其奥诀也。”

  “曾祖没有辜负这位老师兼大哥的良苦用心,终成一代大师。他平生有一句最得意的话:‘我生平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。’这句话道出了对任伯年当年点拨的感恩之情。”吴超深情地回忆。

  吴昌硕生前还收了一位绍兴人为徒,此人便是陈半丁。

  1896年,20岁的陈半丁与任伯年、吴昌硕相识,拜吴昌硕为师。

  陈半丁擅花卉、山水、人物、走兽,尤以写意花卉最知名,曾任北京画院副院长、中国画研究会会长。

  本世纪初,陈半丁纪念馆在家乡柯桥落成,吴超还亲临现场剪彩。

  “如今,当年的书画大师都已远行,但是他们的高风亮节与从艺精神,值得我们传承发扬。”吴超说。(记者 沈卫莉)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