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 > 绍兴动态 > 今日绍兴
 
视力保护色:
基层治理的“绍兴样本”
——我市推进基层治理体系“四个平台”建设综述

信息来源:绍兴日报 日期:2018-01-09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全市118个乡镇(街道)去年多了一个新事物——基层治理体系“四个平台”。这一平台连接着全市基层治理网络,让我市基层智慧治理从理念变成了现实。

  虽然诞生还只有8个月,通过“四个平台”报送的事件量却达到了217万件,99.6%的事件已办结。我市“四个平台”建设成效不仅得到省市主要领导批示肯定,在连续六轮全省督查考核中,得分均居全省第一。

  “这是数字化背景下基层治理体系的重要架构,涵盖了基层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和乡村建设等方方面面。”市编办负责人说,“四个平台”建设大幅提升了基层治理能力,让90%以上的基层群众的问题解决在了家门口,它是绍兴打造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升级版的有力抓手,也是贯彻十九大报告提出的“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”的创新样本。

  基层治理搭上“互联网+”快车

  早在去年5月底,全市乡镇(街道)就完成“四个平台”框架搭建,率先在全省实现全覆盖。此后各镇(街)对“四个平台”进行标准化改造,工作制度、信息平台、指挥运作等得到了统一。目前,越城区皋埠镇、柯桥区杨汛桥镇、上虞区崧厦镇等25个标杆乡镇已打造完成。

  在柯桥区杨汛桥镇“四个平台”指挥室,一块巨大的LED显示屏,可查看该镇所有视频监控,连接着87个网格内348名网格员。

  杨汛桥“四个平台”是全省各地争相复制的对象,它的智慧程度让记者感到惊讶。网格员在巡查时,巡查轨迹会被自动定位并记录,在综合信息指挥室里可做到实时追踪。网格员发现、上报、处置事件的全过程被记录,做到处处留痕、闭环管理。处置超过时限的,系统会自动提醒并下派督办单。

  杨汛桥镇党政办主任陈立兴说,综合信息平台能够实现的功能数以百计。如“一键上报”功能,遇到群体纠纷、火灾、重大交通事故等突发事件,网格员可通过手机APP启动“一键上报”,省去层层上报环节,最大限度保证事件处置及时。“很多功能都是乡镇根据实际情况提出想法,让软件工程师开发出来的。”陈立兴说,去年4月份以来对平台进行的系统更新多达四五十次。

  诸暨市枫桥镇“四个平台”指挥室,去年4月以来累计接待了全国3万多人次的考察,最多的一个月来了20多批。记者在该镇采访时,就碰到了来自广东湛江政法委的考察人员。“我们在浙江大学培训,慕名前来参观的。”一名考察人员说,“四个平台”建设与“枫桥经验”落脚点是相同的,都是把问题解决在家门口。

  作为“枫桥经验”的发源地,枫桥镇去年7月份将大数据引入到“四个平台”建设中。记者看到,24平方米的大屏幕上不时滚动着事件办理动态、来源分布、新增趋势、部门联动等大数据图表,每个村上报了多少事件,还有多少事件没有办结,一目了然。大屏幕中间,一张枫桥行政图上跳动着2个红灯,十分醒目。“一个灯代表一个村。”工作人员李奕锭说,被亮红灯,是因为这两个村八成以上的事件还没有办结。屏幕上的数据可实时更新,两小时后如果还是红灯,她会打电话或通过微信警示。

  “一个月上报事件,现在稳定在2000件左右,其中超过九成在家门口得到处置。”枫桥镇党委副书记蔡天军说,这些海量数据,经过分析和预判,已成为党委政府决策的重要参考。“如违法建筑上报事件占比多,我们就会开展集中整治,下月上报数就会明显下降。”

  网格员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

  在越城区皋埠镇“四个平台”指挥室里,显示屏里接入了150多个摄像头,镇里主要道路、村庄实时监控尽收眼底。去年12月7日,金帝阳光小区14幢一顶楼住户,正在搭建违法建筑,被高位摄像头拍下。结果砖墙还没有砌半人高,执法人员就上门处置了。

  如果说监控摄像头是高空“鹰眼”,那么“四个平台”的网格员则是移动“探头”,专门侦测“鹰眼”看不到的视觉死角,负责向“四个平台”发现、上报、处置、反馈各类信息。

  目前,全市共设置了8436个网格,26059名网格员纳入“四个平台”系统。为了让网格运作更加高效,网格大小受到严格限制,以农村为例,一个网格一般覆盖80~120户农户。“人在网中走,事在格中办。”网格员每天巡逻在路上,及时发现各类问题,将问题处置在家门口,每名网格员都是一员多能的全科型网格员。

  “‘四个平台’建设,最重要的还是人的因素——网格员。我们已对网格员进行了6轮培训。”陈立兴说,杨汛桥现有的网格员年龄一般在50岁以内,80后、90后也不少,个个业务熟练。镇里将“四个平台”事项分成了10大类42个小项,按处置难度分成了四个等级,348个网格员了然于胸,一天上报事件量多达1000余条。  上接第1版 十九大报告提出“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”。在我市的“四个平台”建设中,更多的力量被充实到网格员的队伍当中。在上虞区崧厦镇,省、市、区、镇四级共140多名人大代表成为了网格员,进入各自选区固定到各村(社区)、单位的工作网格中;在新昌县东茗乡,全乡536名党员和99名村两委干部担任各网格的“红色网格长”,率先示范,推动中心工作。

  全市各乡镇(街道)纷纷出台奖励措施,激发网格员工作积极性。“镇里每个月都会对我们进行培训,通报上个月情况,布置下个月工作重点。”枫桥镇栎桥村网格员陈水英说,村里碰到坏事、丑事,原先都藏着掖着,一般都不肯反映。现在镇里鼓励“大胆发、要多发”,她一个月最多上报信息超过了100条。

  网格员带来的变化,让基层的干部群众有了切身体会。前几天,上虞区东关街道马路上一辆小货车起火,网格员发现后立即上报了“四个平台”,义务消防车赶到现场,整起事件处置仅用了15分钟。“仅用了15分钟,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东关街道党工委书记杨一国说。

  “以前是‘专科’,现在是‘全科’。党建网、综治网、安监网、食安网等‘七网八网’变成了一网,全科网格员作为乡镇(街道)的触角,正在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。”市编办有关负责人说,现在网格员平均处理事务时间比之前缩短起码一半以上,基层管理和服务得到大幅提升。

  基层站所力量围绕乡镇转

  去年8月24日,东关街道“四个平台”指挥室接到上报信息:越泉社区镇一小区的一个房间内聚集了大量年轻人,形迹可疑,怀疑是传销组织。街道立即召开“四个平台”联席会议,召集了行政执法中队、派出所、政法办、越泉社区有关负责人,决定开展一次联合行动,当天下午就一举端掉了该传销窝点,查处了11人。

  杨一国说,东关街道有基层部门站所26个,人员达到200多人。去年起,派驻人员纳入到了乡镇管理,实行A、B类分类考核。

  为了破解基层治理“两张皮”的矛盾,我市着力抓好部门派驻机构、人员力量、考核管理的“三个下沉”,实现了派驻力量的属地管理。统计显示,目前,全市纳入属地管理的派驻机构共797个,派驻人员共3399名,乡镇(街道)工作力量比“四个平台”建设前增加了一半。

  在以往的工作推进中,全市各乡镇(街道)时常会遇到“看得见、管不了”的问题。如今,部门站所力量“下沉”之后,基层治理不再单靠乡镇(街道)或者部门“单打独斗”,基层各种力量得到了有效整合,乡镇(街道)的统筹协调能力已得到大幅提升,“看得见、管不着”变成了“看得见、管得着、管得了、管得好”。

  姚军良现任嵊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黄泽中队队长,日常工作已纳入了黄泽镇考核,并且与奖金挂钩。“以前,我们靠日常巡逻和群众举报获取的信息比较少,且存在不少盲点。”姚军良深有体会地说,有了“四个平台”,执法工作开始围绕着镇里中心工作转,明显从“独奏曲”变成了“大合唱”,获取信息更多更全面,处置变得更加高效有力。

  在皋埠镇,行政执法、市场监管、国土等部分部门站所从去年起就已纳入镇里考核。“站所力量围绕乡镇转。”皋埠镇党委副书记蒋国梁说,在推进农村“五星达标、3A争创”、全国文明城市创建、拆违、剿灭劣五类水等各项中心工作中,基层站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“如果没有派驻机构人员在业务、技术等方面的鼎力相助,很多中心工作推进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度和效率。”

  我市“四个平台”的建设,与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紧密相连。目前,各乡镇(街道)便民服务中心按照标准化建设要求,合理设置窗口,优化办事流程,实现了更多服务事项能够在老百姓家门口办理。 

 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